【授权代发】这美丽又残酷的世界(理飏)

搬文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我知道理枫党是主流,如果实在接受不了这对CP的,可以选择不看,但请不要对这篇文章的作者进行人身攻击,否则不仅是在为理枫党招黑,也是在为理枫招黑。谢谢。


这美丽又残酷的世界

by:morica12


0
所有的一切在这里展开,一旦开始便不会终结,悲伤将指引迷途者找寻方向,全在这美丽又残酷的世界敲响序曲。
“呐,你准备好了么?”

1

“报告少校,前方有敌军,保守猜测也有上千人。”

通讯员向面前的男子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视线一直看向脚底的黄土,浑身上下的军衣像是在雨天的泥地中滚过般肮脏,尽管他只不过是个负责传话的通讯员。
通讯员在等待命令。自从他们进入这片黄土地带以来,就一直受到敌军的追击。所有的士兵都提心吊胆,连日的粮食短缺和水量不足让他们日渐消瘦,一路上被屠杀或是体力不支死掉的也不计其数。他不知道还要这样下去多久。对于自己能一路支撑到现在,通讯员觉得已是万幸,只是不知道这种所谓的“幸运”还能持续多久。原本先发的这支军队早已经变成敌人的盘中之物。
面对现在走投无路的境遇,他觉得自己的生命也不过是这须臾之间,哪怕对面的军官是自己这边军营里头脑数一数二的人物,估计此刻也无力回天了罢。
过了良久他才恍然听到了叹息声,抬起低垂的头,刚好望见对面的年轻军官眼里的浓重。

“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王查理觉得自己的喉咙异常干涩。走到这一步,他眼看着自己率领的军队在这场消耗战中逐渐土崩瓦解,却束手无策。能想过的战术方法都已经在脑内模拟过,但很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可以奏效。
“报告少校,加上医疗队……总数……不到一百人……”一句话终了,通讯员的声音放得越来越轻,最后三个字几乎是颤抖着从嘴中吐出。
“……不到一百么……”
年轻军官的脸上显出更加凝重的神色。他可以预估出现在让军队迎击敌军的惨烈场面,这就好比是羊入虎口,更何况自己这方还是只伤残惨重病入膏肓的垂死之羊。这场战斗的结果,不言而喻。
他不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下什么样的命令。进攻殉职?撤退不及反而被灭?这都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可惜现在的局面由不得他选择。
“要……死了么。”年轻军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像是临死前的嘲讽,“与其让他们单方面杀过来,还不如我们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2

对于阵线前方的厮杀,身在后方的补给线自是不知晓。他们只能凭着不断被抬进来的伤亡士兵来判断战争的惨烈。小小的医用帐篷早已不够安置如洪流般涌进的伤员,担架也早已经搬空,能派的人手统统都用上了,却还是依旧不足以对付惨况。
当看见第十七个抢救无效而死亡的士兵时,小飏的心咯噔了一下。纵使是像她这种不熟悉军事的人,也可以看出自己这方处于劣势,全军被灭也不过就是早晚的事,再加上人数的大幅度削减,更是岌岌可危。
“副组长!这里需要马上做手术!腹部中了一枪,深度大约五厘米!”
刚上岗的见习护士还不适应这种场面,连忙掀开帐篷一角呼叫不远处的小飏。小飏刚看着一名士兵离开这个世界,却也只好在下一秒重新戴上血迹斑斑的白色手套。连续几天的不眠不休让她十分疲惫,眼眶周围浮着淡淡的青色,眼球布满殷红的血丝,整张面孔也变得虚浮而无力。
“好的。我马上就来。你先给他注射麻醉剂。”小飏正在准备手术要用的器械,为了不影响时间,提前让见习护士给伤员注射麻药,却不想在这里犯了难。
“……麻药……麻药已经用完了!怎么办!其他的药也差不多没了……连绷带都……”见习护士翻开药品箱,已经见底的箱子让她一时手足无措。听闻见习护士差点哭出来的声音后,小飏心一沉,咽了口口水,小跑过来查看情况。果然不错,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药品都在以极快的速度消耗,就算是最常用数量也最多的绷带如今也到了少之又少的地步。
望着担架上血流不及的伤员,小飏咬紧下唇,赶紧更改命令:“快去做初步处理!麻药没了无所谓!我来主刀!快啊!”

“把镊子给我!”

小飏伸手抓过见习护士递来的镊子,把手上的手术刀换给她清洗。眼前是士兵开膛的腹部,而士兵此刻正因没有麻醉剂的镇定而被肚子上的疼痛折磨大喊。幸好有麻绳和铁拷将他牢牢地固定,才不至于影响到手术。
小飏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将穿透肚皮的子弹用镊子夹出,生怕碰到其他部位。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体力不支的时候,更要高度集中精神。毕竟现在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而她,必须要对送来这里的每一条生命负责。
在取出子弹后,小飏终于喘下一口气,将镊子都子弹交给见习护士,又吩咐道:“后续工作就交给你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唔……嗯。”
“那就拜托你了哦。加油吧。”语毕,小飏冲见习护士笑着眨了眨眼,交付给她余下的任务。

见习护士接受了指令就也不含糊,立刻接着完成小飏剩下的工作,拿起缝线等开始给伤口缝合。因为少了需要的器具,所以工作都变得难以开展,她只好尽力将从军医大学里所学到的知识全都用上来确保眼前人的安全。
而与此同时,原本还站在这里的小飏却早已走出了帐篷,不见踪影。

 

3

“少校!前方炮弹不足!”
“报告少校!敌军正在向我军大举进攻!前方部队快抵不住了!”
“报告少校!”
“……”
眼前一个个跑来通报战局的通信员抛出的每句战情都让王查理脸色更加苍白一分。
眼下情况是,他会不会当场毙命都还没有数。也可以这么说,即便是他,也已走投无路。
他不自觉握紧了拳,掌心被坚硬的指甲掐出一道道血痕。钝痛在他的手心扩散开去。
他自认命不该绝,但现在是听天命的时候,天让你去死,你便只好也只能有这唯一的选择。在上天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天神稍微挪动手指,人类便跳入另一个世界。而这便是现实,在现在这个世界里,谁都身不由己。
“……反正也没多少人了吧?那正好。就让我们为这场悲哀的战争用血来画上终结吧。”
年轻军官的手拂上枪支,冰冷的触感让他感觉自己似乎马上就也要成为亡魂了一般,依现实看也的确如此。可能几个小时过后,他的尸体便会如这枪械一样毫无生气。他听到前方不远处兵火交战的声音,缓缓阖上眼,用一种深沉的语气对着下属发布最后一个命令——至少他是这样以为:
“掩护补给线人员全部撤离!我们的死看来已经注定,但后方补给线绝不可丢!”
年轻军官说完这句话后有一种悲怆自他的胸腔蔓延开来,像是在水中滴下的一滴颜料,立刻就沿着四面八方扩散,透入他全身的各个间隙。
不过正当他准备去迎敌的时候,他的后方,却传来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等!等一下!”
他惊愕的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了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小飏。女生弯着腰,手撑在双膝上,看样子是由于急跑过来再加上几天的劳累使得她体力消耗太大。
“先停一下!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保全大家!”
“你在开什么玩笑!现在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候,岂能由得你胡来!退下!”
“我知道这与我不相干,但是既然现在我想到更好的方法了,为什么不可以听一下呢?!”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我没有!我只是来给这支穷途末路的军队献上一个保全之策!”
“……”
王查理没有接话,他突然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一时间只好闭嘴。
“……为什么不试试让我去谈判呢?!王查理你总是觉得自己最厉害,往往也不会听我的意见……”小飏说着血红的眼里忽然起了一层水雾,”我知道你是很聪明阿,可是现在。现在的局面摆明了没有胜算,那么既然这样,反正都要拼了不是么?那就让我去谈判吧!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你这根本是在胡闹!你知道有多危险么?!你会没命的!再说,你有什么谈判的筹码么?你就那么天真觉得他们会同意么?!”
“我不怕阿!如果我怕的话,我一开始也就不会去参军了!你应该了解我的!我要求去谈判,是因为我希望也为大家献一份力,而不是只能被动地呆在后方对尸体哀伤!我自信我的口才可以办得到!现在毕竟是人命阿,每一秒可能都会有很多人丧生,与其这样知道结局等待死亡,还不如让我去试试呢?王查理!”
“……”
事已至此,王查理从小飏的话中就可以看出她的决绝了。她向来倔强,认定的事便不会改变,无论多么艰难都会去试,去闯,然后弄一身伤回来,这些他看得太多了。可是这一回,她真的明白么?这可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啊!
“王查理!你还是不肯么?……那好吧。我。小飏。以医疗副部长的身份,愿意签军令状!有什么责任,我一人全担!”
“……你……真的没办法了么?”
王查理无奈地叹息,见对面小飏面容沉重的点了一下头,便知已无法挽回了,“那好吧。但你得答应我,一旦出了事,一定要放信号弹。”
王查理放下手中的枪械,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了两枚不同颜色的彩色信号弹。
“如果顺利……那你就发蓝色的,但是记住了,如果有危险,就放红色的,我们立刻赶去救你!听明白了吗?!”
“嗯!放心,我答应你,我会活着回来的。相信我吧,以前我不是也好好的了么?”小飏勾起嘴角浅笑,但在少年心中,却怎么看怎么悲怆。
王查理把信号弹放到小飏手中,触碰到女生细腻的皮肤时,稍稍颤抖了一下。他并不能担保小飏这一去便会有命回来,受重伤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结果了。若不是小飏铁了心,他是绝不会让她去冒险的。但这点正因小飏深知,所以才做出了签军令状那样的决定。
王查理看着她一点一点远离他的视线,抿唇不语,直到她的身影已经看不见时,他才又启口:”宣布下去,全体暂时待命!”
是生是死,现在只好全看天命

 

4

小飏只觉得脚下的每一步都万分沉重,还未到对方军营,她的手心就已经起了薄薄的冷汗。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可是她知道,她已别无他法。她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人生中的这最后一个任务圆满完成。这意味着她所身处的军队,还意味着,她最重要的那个人。
小飏站定在前线,缓过神,对对面陌生的士兵高声说道:“我是xxx的使者,奉我军长官之命,前来进行谈判!可否请贵方的使者前来一会?”
听闻她的话,手持武器的士兵开始迟疑,终于在看见她坚定的眼神后商量了几句跑去通知了自家军棚里的长官。
看见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的小飏松下心缓缓吁出一口气,手慢慢握紧。
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就算前面等待她的只有死亡,也只能义无反顾。

 

小飏被请进对方的地盘是在十分钟以后。而在这之前,她早已把王查理给的蓝色信号弹放了,让王查理带着剩下的人先走。

对方阵营派出的使者是一个黑色头发的男子。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是小飏还是能感到他的锋芒与杀气。她不自觉揪紧裤子的布料,手掌渗出一层冷汗。
不过相较于她,对方的反应倒是平静得多。一来是因为这里毕竟是他们的主场,二来则是因为对方不管怎么说也是个老手,这种场面,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做到镇静自若,方能操控大局。

“你好,我是xxx的使者。”
“你好。”
“不知使者今天来是要谈些什么?”
小飏暗笑一声,刚开场就切入正题?看来对方真是不想给她这边留一点的空闲。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好了。我代表我的长官,愿意和你这边谈个条件。”
“条件?”
“没错。”小飏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相接,至少不能在气势上输掉,”这样吧。在今天这场战役上,我们双方都各退一步。”
“凭什么?要知道我们现在想弄死你们不过是早晚的事,你们觉得你们还有什么资本对我们这么说?”
小飏沉下心。对方果真如她想的一样不留余地。不过这也确实,毕竟这是战争,不是普通的儿戏。能杀就杀,胜者为王,这才是宗旨。可是这样的世界却也让她感到心寒。
事到如今,看来只能拼一把了。
“呵!你以为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太天真了吧!我们这可是已经有了增援部队阿!傻得人是你们才对吧?不同意的话,我们马上就灭了你们!”
“哈!笑话!就你们?!你们是真以为我们不知道阿?你们现在这不过是瞎话!”
“你不信?可以去看看,那样就知道我又没有说谎了。”
“……”对方有一查理间的动摇,但是却似乎已经胜券在握,眼角上挑,语气狂妄,”你以为我们会怕你这区区几人?”
“……那么……就别怪我了……”
小飏勾起唇,神情决绝,但却笑出了声。
“就让我来为这场战争写下休止吧……”

 

5

“bang!”
火光灼烧着眼角,尘土在周身飞舞。巨大的响声混合着士兵们凄厉的惨叫在这片土地上像是上天正在愤怒。
“如果……不是在这个世界就好了……”
女子最后倾尽全力吐出的话语也终于在这里终场。


6
“少校?”
“唔?不……没事。不过听到了吗?好像有爆炸的声音。”
“诶?没有阿。少校是听错了吧。”
“……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好了……”

 

7

荣归的庆祝仪式开得异常隆重。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是开战以来鲜少能够放松的机会,所以士兵们都十分尽兴.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与战争残酷相反的喜悦。年轻的军官自然作为今晚的主角,和司令一同坐在中间享受这盛大的狂欢。

 “来!这杯我可是要敬你的!没想到查理你居然能想出此等妙计让我军反败为胜阿!说真的如果不是有你在的话,我们今天早就成为敌人的刀下亡魂了阿!”

 “是么.......”王查理拿起酒杯可心思却不在享乐之上.司令看在这小子立了大功的份上也就没说什么,打了两句哈哈就也随他去.

 “对了,你说的那件事。”查理听到敏感的词立刻抬起头,看见司令正在颤颤巍巍地倒酒继续大喝,“你说的那个事.也就是关于医疗部那个小飏的葬礼。”

 王查理忽然觉得异常沉重,即便他极力说服自己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是在听见“葬礼”两个字的时候,身体还是突然僵住。

 “会按你的要求办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能够活命也都是靠了她呀......”

 “这么好的女孩,居然碰上这种事.真是的!知道吗?本来我还打算让你们两打完仗就结婚的来着,现在看来......唉!”

 司令不忍地说完然后看了一眼王查理。对方的刘海盖在脸上,看不清表情.可是他听到在沉寂过后年轻军官说出很轻的一句话:“如果她还活着,我一定娶她。”

 

8

茂密的树荫底下,棕发男子就地躺下,他反手搭在额上,望着挂在空中的残月,无力的叹气。而不远处的草丛里,却有枪支从间隙中瞄准了他。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悲伤的关系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太阳穴已经打上了红外线瞄准点,嘴里发出呢喃:“小飏……”
也不知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躲在草丛里的人忽然怔了一下,撇过头轻蔑地发出了一声”呿!”,然后把原本将要扣动扳机的手连同枪支一起收了回去。离开的时候又回过头看了一眼王查理,但是眼里之前的愤恨却变成了无法言喻的悲痛。
她最后还是在他不断的呢喃中拔腿走开。她听见他语气中的悲怆一次比一次强烈,不禁咬紧牙。
她听见他说:”如果那时候你没去就好了……”
“如果我们都不生活在这个美丽又残酷的世界就好了……为什么要让我先遇见你又让我失去你……”
“知道吗?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娶你。”
年轻军官伸出一只手慢慢往上抬,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一般。
“我一定娶你。”

-全文完-


后记

这里来解释一下,大致的情节呢就是:理飏走投无路-查理打算硬上拼了-小飏制止-小飏自告奋勇去谈判,让士兵扎草人假装军队-小飏为了让真·军队赶紧先逃故意放蓝色信号弹-小飏谈判失败点燃自己带的炸弹同归于尽-查理回归接受嘉奖,为小飏申请一等葬礼-最后一个人躺在树荫下想小飏,这之中呢差点被杀,但因为自己无意中的话,使那个人改变主意......那个人其实就是小枫同学啦,这位同学原来以为好姐妹是被查理的命令害死的,本想杀了他,认为小飏对他付出所有感情结果他却对小飏痛下这样的命令,眼里根本没有小飏,可是呢...当当当!后来听见查理喊小飏的名字就冷静了下来,仔细想了想最终放弃了杀查理的计划.

大概就是这样啦。

评论
热度(1)

© william2718 | Powered by LOFTER